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茶马古道 > 正文

谢楚红:闲话茶马古道上的易武古镇

时间:2017-01-09    来源:西双版纳报    作者:可为    点击:

谢楚红:闲话茶马古道上的易武古镇

图为:易武——北京马帮贡茶万里行活动纪念碑

作为茶马古道的一个起始地,勐腊县易武古镇不大,它曾经繁华喧闹过,然而随着岁月的变迁,如今易武褪尽繁华,回归宁静,如同一个深藏着的大家闺秀。奇山秀水使得易武地势突变,呈弯弯的弧形,山脚下形成一条浅浅的溪,延伸处高高凸起地方就是易武古镇。古镇的四周群山林立,三条清澈见底的河流环绕着古镇。山与水相映成趣,水绕着山石路,古镇绕着水转。易武古镇的白云洞值得一看。当地人也叫马道子石洞(马道子意为马帮歇场)。此洞位于易武镇易武街东南侧里许路边山丘处,风景秀丽,树木葱郁,山边有两个古石洞,一是水洞,二是旱洞。旱洞长30米,最高处7米,洞外面积5平方米,洞内面积约90平方米,属喀斯特地质构造,洞内多钟乳石。石壁上有清代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中国勘界委员黎肇元(号寿昌)等所作石刻诗二首,游记一篇。

据史书记载,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法国向清政府提出重新划界,要求将属于易武茶山的勐乌、乌德划归法属印度支那。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点示:“兹奉旨将勐乌、乌德让与法人,二十八日约期画押。”同年七月十九日,云贵总督崧蕃委派黎肇元、许台身(号子衡,淅西仁和人),会同法方官员嘎笼写,于七月十九日将勐乌、乌德割让法国,黎肇元以革职委员偕行作证。交接手续办理完毕,黎肇元和交地委员许台身等回到易武,偕游白云洞,并在白云洞内壁上题诗词云:“边外寄行踪,直道难容,盘根错节难英雄,璞抱荆山空自叹,气吞长虹。往返两春冬,世事朦胧,欺君秦桧主和戎,纵有张韩刘岳志,失水蛟龙。”以示对帝国主义侵占我国领土,迫使清政府将勐乌、乌德割让法属老挝的强烈不满心情。

谢楚红:闲话茶马古道上的易武古镇

图为:易武公家大园石碑,这里曾是数千年茶马古道的起点。

易武的街道总是与茶相依相融,因茶而起、由茶而盛的易武形成古镇民居别具一格的特色。民居都有院子,前庭迎客堂屋,两侧卧室,精致的走廊,精雕细刻花鸟门窗,古色古香。有些人家的晒棚上摊放着金灿灿的玉米,金光迷离,如同一个个被季节所渲染的梦幻。

古镇的茶马街,最让人难忘。茶马街长度不到百米,有4条古道向外辐射,始建于明朝,周围店铺围绕。茶马古道,这条神秘的南方丝绸之路,因茶而成就了一条特殊的通商之道。普洱茶推动着地方经济不断发展,许多商贩及马哥头,三五成群地赶着骡马,将普洱茶运往西部入藏,促成滇茶进藏。当时,茶马街则是易武古镇上的商贸街,是商贾云集的繁华集镇,从这4条古道依稀可辨它在当年的兴盛中肩负的重要使命。

谢楚红:闲话茶马古道上的易武古镇

如今,易武茶马街再也不见当年的盛世繁华,它如同一位年老的隐者,安享着一份尘世之外的宁静与淡泊,无声地述说着易武的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