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茶马古道 > 正文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时间:2017-01-0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可为    点击: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夏日的上盐井村盐田。昌都市委宣传部供图

从西藏芒康县城出发,翻过红拉山,沿着澜沧江畔向南。江水一路奔腾,在滇藏交界处的深谷里形成了一个近似“S”形的小小拐弯,以产盐而闻名藏区的盐井就藏在这道拐弯里。盐井纳西民族乡地处西藏自治区芒康县,历史上这里是吐蕃通往南诏的要道,滇茶运往西藏的必经之路,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成为茶马古道上的一座重镇。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盐田下的盐晶条。彭虹/摄

盐井历史悠久,传说早在吐蕃王朝以前就有盐田。格萨尔王和纳西王羌巴争夺盐井食盐而发生的交战,史称“羌岭之战”,最后格萨尔王战胜了羌巴,占领了盐井,活捉了纳西王的儿子友拉。到吐蕃王朝后期,纳西王子友拉成了格萨尔王的纳西大臣,也成了盐田的主人。如今,盐田仍是这里独有的一道人造景观。所谓的盐田,其实是在汹涌澎湃的澜沧江边搭建的一些土木结构的平台。这里的居民们先用粗大的原木搭建骨架,然后在上面横铺一层结实的木板,最后再铺上一层细细的沙土。沿陡峭的江岸而上,是一片片层层叠叠用木架子支撑起的盐田。盐田之间以简易栈道连通。而这些错落有致、五彩斑斓的盐田,与奔腾的江水、皑皑的雪山、郁郁葱葱的农田和树木,构成了一幅秀丽的山水画。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妇女们正在背盐水。彭虹/摄

这里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老制盐术。在盐井,制盐的工作都是由女人们来完成的。每天清晨,女人们背着桶、挑着担子下到江边的卤水井取出卤水,再挑上半山腰倒在盐田里。一两天后,卤水便在阳光和强风的曝晒和吹拂下成了固体的盐。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清晨的盐田。扎西/摄

更为有趣的是,尽管同取一江之水,两岸的盐田却泾渭分明地出现红、白两色。西岸的加达村盐田是红色,东岸上下盐井村的盐田却为白色,并因此被称为红盐井和白盐井。这种看似神秘的现象源于澜沧江两岸土质的不同——加达使用红土铺盐田,而上下盐井却用细沙或白土铺盐田。每年的3月到5月是晒盐的黄金季节,不但阳光明媚,掠过河谷的风也非常强劲,很容易出盐,这时盐的品质是最好的。此时也正是澜沧江两岸桃花陆续开放的时节,当地人形象地称此时晒出的盐为“桃花盐”。

因为有盐,原本偏僻的盐井小村寨变成了茶马古道上的一个最为繁华的驿站。还是因为有盐,不少人来到这里背卤晒盐,成家立业,繁衍后代。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初春的上盐井村。彭虹/摄

时光划过千年历史。今天,这里的百姓依然有很多在从事晒盐工作,但光阴流转也带来了现代化的新技术,新的生产方式,古老文明也随着社会的发展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在盐田,可以看到,百姓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已经使用了现代化的水泵在抽取卤水,机械与古老的盐田形成鲜明对比,远古和现代在这里交汇。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一名妇女正在取卤水。昌都市委宣传部供图

同时,现代社会的发展带来的新机遇也改写着当地百姓的传统生活方式。相较于从事传统的晒盐技艺,一些百姓选择外出务工。还有些村民经营起了农家乐,一年的收入可以达到十几万元。

芒康红葡萄酒远近闻名,现在,盐井居民户户栽培葡萄,家家会酿造葡萄酒,达美拥雪山脚下所产的达美拥葡萄酒被人们热烈追捧,成了西藏的特产。

人民日报海外版:茶马古道,斑斓盐乡

图为:一名妇女下到卤水井中取卤水。彭虹/摄

标签:茶马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