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茶马古道 > 正文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时间:2017-01-09    来源:保山史志    作者:逍遥游    点击: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本图为雄飞摄(源自作者新浪博客)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是两条截然不同的古道,永昌古道是始于西汉从大理接西南丝绸古道开始出缅甸达印度的一条古道;而茶马古道是始于唐代而源于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的几条古道。茶马古道分川藏、滇藏两路,连接川滇藏,延伸入不丹、尼泊尔、印度境内,直到西亚、西非红海海岸。茶马古道主要有三条:第一条是陕甘茶马古道;第二条是川藏茶马古道;第三条是滇藏茶马古道。现在却想不到有些媒体(如太保山名人堂露天宣传栏说腾冲到大理有条茶马古道不知在哪里?也不知出自何文献记载?)把永昌古道(西南丝绸古道西段)说成是“茶马古道”,造成了历史的混乱和错误,现将通过历史记载和考证理清如下:

一、永昌古道的形成和发展

永昌古道是南方丝绸古道国内段西段——今大理至中缅边境的路段(因东汉至三国时期大理属永昌郡辖),即永昌境内段,其形成和发展是与东段联系在一起的。东段是从今四川成都开始,分东南两条分别到云南大理会合。

这条路,最初是一条民间道,是人们自然走出来的。后官方始修。在西周中后期,有一个名叫蚕丛的人称蜀王,后禅位开明氏,从郫县(今四川成都平原中部)迁都今四川成都市,传12世。至战国中后期的公元前316年,秦将司马错灭蜀后在成都设置蜀郡,郡守李冰及其儿子,便开始修筑自成都沿岷江而下,达僰道县(今四川宜宾)的道路,这条路称为“僰道”。可见,这条古道约在战国中期(约公元前四世纪)就存在了。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本图为雄飞摄(源自作者新浪博客)

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派常頞率民从僰道县(今四川宜宾)修筑到味县(今云南曲靖),此道宽约5尺,故称“五尺道”,也称“南夷道”。这是由官方正式修到今云南的第一条通道。由于秦王朝的短暂,仅15年,没有继续修,故从今曲靖到昆明至楚雄达大理的通道,仍然是民间道。西汉建立后,约于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刘彻又派遣官员司马相如开凿从成都出发,经雅安、西昌,过金沙江到大姚,最后抵大理的“西夷道”。开辟此道并不一帆风顺,司马迁《史记·平准书》说:“司马相如开路西南夷,凿山通道千里余,……作者数万人,千里负担馈粮,率数十馀钟致一石,散币于邛僰以集之。数岁道不通,蛮夷因以数攻,吏发兵诛之。”由此可见,修此道阻力之大,困难之多。

从上述可见,西南丝绸古道东段(大理以东)是在民间道的基础上,从成都开始由官方先后分别从南西两道(即“南夷道”和“西夷道”)修到大理汇合的(南道仅修到曲靖,由曲靖到大理仍为民间道)。南道(南夷道)路线为:今成都(沿岷江而下)——宜宾——昭通——曲靖——昆明——大理;西道(西夷道)路线为:今成都——雅安——西昌——过金沙江——大姚——大理。两道汇合到大理后,从大理开始过漾濞——太平——胜备桥——北斗——永平——花桥——博南山——澜沧江霁虹桥——罗岷山——水寨——官坡——保山坝,到保山坝后,又先后从今腾冲或德宏或临沧等永昌郡辖地分为数条出境,所以境内段均称为“永昌道”。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其主干道主要从今大理开始,经永平博南山,过澜沧江兰津古渡(后为霁虹桥,已毁),到水寨,至保山坝,然后又先后分为三条翻越高黎贡山抵腾冲出缅甸,最后达印度。翻越高黎贡山的这三条古道是:

第一条为过怒江勐古渡上高黎贡山过北斋公房古道。这条称为“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西庄——清水河——一碗水梁子——二道桥——瓦房——汶上——新民——荷花树——勐古渡——西亚——高黎贡山北斋公房——黄石坎——桥头——界头——永安——曲石——酒店——打苴——腾冲城——中和——猴桥(古永)——三岔河或甘拜地——昔董——缅甸密支那——印度。这条古道无史籍具体记载,据有关史家考证推论认为是最早的一条,即约在西汉以前就通行了。

第二条为过怒江双虹桥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古道。这条为“中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仁寿门——磨房沟——老鼠山——青岗坝——乌头塘——大海坝——阿东——渔塘——杨柳——河湾——联合——怒江双虹桥——烫习村——大渔塘——百花岭——高黎贡山南斋公房——林家铺——江苴——曲石——酒店——打苴——腾冲城——中和——勐蚌——盏西——神护关——勐弄——昔马——缅甸那邦——印度。这条古道略晚于“北道”,虽无史籍确切记载,据有关史家考证其形成时期,应晚于“北道”,即约在东汉设立永昌郡前后形成,为永昌到达腾冲的第二条主干道。

第三条为过怒江惠仁桥上高黎贡山过天池古道。这条为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南门——汉庄——辛街——蒿子铺——马街——盘蛇谷——蒲缥——道街——怒江惠人桥——坝湾——高黎贡山蒲蛮哨或禾木树——磨盘石——天池——风口城门洞——龙江桥——甘露寺——腾冲城——镇夷关——荷花——囊宋——九保——梁河——暮福——旧城——盈江——太平——蛮允——铜壁关——石梯——缅甸八莫——印度;或另外一条从梁河(前面是一条,又到梁河岔开)——芒东——杉木龙——清平——城子——姐乌或赛号——陇把——缅甸八莫——印度。这条古道根据诸葛亮南征永昌的一些遗迹传说和唐·樊绰《云南志·卷二》(《蛮书》)及其以后史籍推论,应晚于“中道”,即约在东汉末或三国初形成的,为永昌到达腾冲的第三条主干道,也是最后的一条主干道。(参见李枝彩《南方丝路永昌道文物史迹概览》及其示意图载《保山史志》2013年第2期。)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本图为雄飞摄(源自作者新浪博客)

其外,还有两条干道出缅:一是向西南方向过龙陵达德宏出缅甸;二是向正南方向过施甸达临沧出缅甸。这两条古道形成时间,根据唐.樊绰《云南志》(《蛮书》)说,唐天宝元年(726年),阁罗凤率军“西开寻传”即今德宏、临沧、缅甸等地,征服金齿、银齿、绣脚、绣面、茫蛮、寻传、朴子、望蛮、裸形蛮等众多部落,就是通过这两条古道过去的。这就说明,这两条古道至少也是在唐南诏时期形成的。

西南丝绸古道开凿的目的,主要是历代王朝要想将这些领地纳入中国的统治版图。所以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说:“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又在其《司马相如传》里说:“秦时尝为郡县邛(今四川西昌、德昌)、筰(今四川冕宁北)。”这是秦始皇通“五尺道”即南夷道后,首次在邛、筰地区设置郡县而归属的版图。到汉武帝时,经西汉前期60多年的“休养生息”,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已“财帛有余,士马强盛”,又动用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开凿从成都过金沙江至大理的“西夷道”。开通后,先后设置了牂牁、越嶲、沈黎、汶上、武都、犍为、益州7郡,每郡下设若干县。其中益州郡是最后设置的一个郡,下设了24县。其中的不韦县,则设到了哀牢国统治中心地——今保山坝。故东晋《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说:“孝武时,通博南山(今永平县境),渡兰沧水(今澜沧江)、永昌古道与茶马古的形成发展研究溪(今瓦窑河),置嶲唐(今云龙县漕涧一带)、不韦(今保山坝东金鸡村)二县。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实之,因名不韦,以彰其先人恶。行人歌之曰:‘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渡兰沧,为他人。’渡兰沧水,以取哀牢地,哀牢转衰。”这就是古道开通后,在“西南夷”地区设置的第二批郡县,占到哀牢地(今保山)后,由此“哀牢转衰”。这是对今保山及其以东地区的基本全面开发。

永昌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形成发展研究(一)

本图为雄飞摄(源自作者新浪博客)

东汉初期,哀牢王柳貌在东汉王朝“开道置吏”的政治强势和先进汉文化的强化之下,于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派其子扈栗率其部落首领77王到都城洛阳将哀牢国领土及其政权归属东汉王朝,汉明帝当即将怒江以西今腾冲、德宏等地设为哀牢县,澜沧江以东今永平一带设为博南县,与原益州郡西部不韦、嶲唐、叶榆等6县合并,共计8县,设为永昌郡统辖。可见通过古道开通,终于基本将“西南夷”地纳入汉王朝版图统治之下。为了更有效地统治,在各古道上,历代王朝均修建了诸多驿站,作为来往客商和各级官员的食宿点。

元明清时期,古道有了新的开拓和发展,主要体现在驿(堡)铺和关哨(隘)塘(卡)汛的设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