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茶艺茶道 > 正文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时间:2017-09-27    来源:滇怡普洱茶网    作者:小丫头    点击: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喜爱香道,不仅源于识香、燃香、闻香、品香的仪式感,更在于香道可以完美融合于生活里美好的微小细节里。既可安静与茶道席间助兴,也可悠然与书声琴声喜悦于心。

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事物,本身没有固定的形态与标签,但正是这种无形赋予它落英缤纷的芬芳;在馨悦之中调动人心智的灵性,于吸气呼气里就调息、通鼻、开窍、调和身心,妙用无穷。

香的美好,最早常被用于表现古代女子们的独特气质和沉鱼的容颜,当女子焚香、赏花、沐浴,甚至只是款款而来时,那一抹若隐若现的香气弥漫在空中,仿佛就有水意袭人的惊鸿美眷在云端翩翩起舞,深入,淡出,暗香,婉转,绵长。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这样追溯起来,在我国先秦时期,泽兰、蕙兰、白芷、艾草、桂树、香茅等植物已开始用做香道材料,《大戴礼记·夏小正》上记载:“五月蓄兰,为沐浴”——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古代的佳人们,为了让自己的体香芬芳,已经会在沐浴时燃幽兰之香了。

屈原的作品里更满是苍翠馥郁的各类香草。在《楚辞·九歌·湘夫人》中他写:“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意思就是说这给湘夫人做的新房子实在是满庭的芬芳,水菖蒲装饰满满的墙壁,紫贝壳砌成的庭坛,辛夷坞花混合泥土砌好的墙,字里行间都是香气在弥漫,后人每逢翻阅似乎都阵阵暗香袭来。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真正提到用“香炉”燃香,就不得不说到南唐后主李煜了,因为李煜虽然是个糟糕的皇帝,世人却皆知他是个多情又多才的词人。李煜写过一首《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大意就是暮去朝来,炉中香料渐渐燃尽。宫中的侍女们开始逐次往这些金炉中添加香料。“金炉”,金属铸成的香炉,也是香炉的美称;“香兽”是用炭末匀和香料,再做成兽形;“次第”两个字写添香,不仅体现出侍女们从容优雅的姿态,而且造成一种络绎不绝的场面,由此可见金炉数量很多,皇宫里有多歌舞升平、一派温柔富贵、长乐未央的水月繁华。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李煜这个时候的确是幸福的,与自己心爱的大周后才结婚不久,大周后不仅有倾城的美貌,更是一位厉害的舞蹈家,李煜爱不释手她的美,看不厌她的舞,这金炉里添着香,已经换了一次又一次,可是情长厮守朝与暮还是嫌短啊!

时间来到宋朝,李清照在《醉花阴》里也写过这焚香的香炉: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夜伴长梦游园,遥寄君心似我心。李清照的这首词是相思的,也是痴情的,香炉里香燃着燃着,因为想念遥远的那个心上人,她都憔悴得比黄花瘦了。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清铜错金兽耳铜香炉)

这首词句中提到的“瑞脑”是指一种香料,“金兽”就是指金制的兽形香炉。“香兽”一般是指一些狮子、麒麟等动物造型的香炉。铜、银材质,外表鎏金,内部是空的,用来燃香,而动物的口部都有开孔,与内部相通,就成为吐烟口。

一旦焚起香,缕缕游丝就从兽口或禽喙中轻轻溢出,空气中就是飘飘袅袅的香气在萦绕。现在我们用的香炉也依旧有类似的造型款式。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中国文人最渴望的生活也离不开香字。所以有“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的说法。这大概也是中国古代读书人心目中的最想要的诗与远方了,豆灯亮着,烛影摇红,佳人才子,琴瑟和鸣,想想都是很美的一幅画。

在曾经热播的电视剧《琅琊榜》中梁帝因为经常梦到死去的寰妃而失眠,于是静妃就为他献上了“安神香”。这安神香在《附后备急方》中记载就是用雄黄雌黄沉香等各种香料调配而成,可以治疗悲思恍惚之人,也有安神助眠的效果......

中国香,在古代,是出现在禅堂祭祀之用上、出现在文人墨客书斋里、出现在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闺房里。

眼角雕刻了时光,红袖依然添香

而今天,中国香道已然润物细无声融汇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从书房、到卧室、到茶聚、到歌舞、到瑜伽、到课堂,一丝丝幽香自香炉而出,它的呈现千姿百态,又淡然安静。

仿佛一位仙风道骨的隐士,眼角雕刻了时光,保有内心纯度,无欲无求,燃起古老时间的味道,又必有“回响”,令人百转千回,念念不忘。

标签:茶道茶艺